雨田村被誉为“犹太”的赤峰,为何一身东北味儿?

热点旅游 2021-02-22160未知admin

  原标题:被誉为“犹太”的赤峰,为何一身东北味儿?

  

  

  赤峰人听到什么问题最无奈?“赤峰,难道不是东北的?”——虽然赤峰是个城市,但要说赤峰是东北的,竟然不能算错,因为赤峰所在的蒙东属于东北地区,所以赤峰常常戏称自己为的“东北银”。

  

  乌兰布统草原盛景,如的调色盘一般

  东北味道,不过是赤峰混杂风味的第一层:的对夹、京城的铜锅涮、冀鲁官话的方言底子……从古至今,赤峰如此吃得开的原因,就在于它身上那股融汇四面八方的豪爽气质。

  

  马背上的民族气韵,雨田村摄于乌兰布统坝上葫芦落日村

  赤峰为红山之意,蒙古语“乌兰哈达”,因城区东北部的赭红色山峰而得名;它位于蒙冀辽三省区交汇处,中国“雄鸡”咽喉的中部。从至今,赤峰曾先后属于热河省、、自治区,至今仍是沟通中原与塞外、华北与东北的“三省通衢”,可谓是咽喉中的咽喉。

  

  赤峰阿鲁科尔沁旗罕乌拉山,大兴安岭支脉

  大兴安岭自东北向西南铺开,燕山自海滨向西延伸,远古造山运动让它们在赤峰西侧相遇。西拉木伦河与老哈河也在赤峰的东边牵手,形成西辽河的主源。赤峰就在这山河的夹角怀抱中,而山水“夹缝”中存的地势,却给了赤峰独特风光与生机。

  从上至下:阿鲁科尔沁旗塔林花草原、克什克腾旗桦木林里的梅花鹿、克什克腾旗石阵马鹿

  山河怀抱之中,草原森林和荒漠在这角力,山与河在这争锋,雨田村大风与冰川在这争当艺术家。草原、沙漠、湖泊、高原、平原、山地、林地在此汇聚,拥有6处国家森林公园和8处国家级自然区的赤峰可以说是各种景观的“大杂烩”。

  

  克什克腾旗黄岗梁国家森林公园

  赤峰虽处于大兴安岭的末端,但大兴安岭最高峰——黄岗梁却位于赤峰克什克腾旗境内。得益于温带向寒温带的过渡气候,及蒙古、华北、东北植物区系统的交汇地带,黄岗梁山高林密,森林与草甸相互交融,形成了典型的生物多样性的景观。黄岗梁还是亚洲最大的国家狩猎场,獐、狍、狐狸等野生动物出没林间,漫步草原。

  

  

  克什克腾旗附近视角的西拉木伦河

 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“母亲河”,而孕育了早期红山文化的西拉木伦河则被称为“祖母河”。西拉木伦河为蒙语,意为“的河”,其贯穿赤峰北部,与南部的老哈河一起,形成的赤峰的主要水脉,绵延东流。不同于两河的宏大气象,世界上最窄的河流也在这里。耗来河,这条神奇的河流宽度在10厘米左右,而河滩和河流湿地却一应俱全。因可以拿一本书作桥,又被称为“书桥河”。赤峰的沧桑与生机,在河流上一览无遗。

  

  阿斯哈图石林

  高古时期的冰与火也在赤峰留下了杰出的遗作。阿斯哈图石林,意为“险峻的岩石”。第四纪冰川时代,这里为厚厚的冰层覆盖,然而冰川是流动的。厚重的冰川沿着山地缓缓挪动,它就像一把刻刀一样,在岩石上雕刻自己的脚步。待冰川消融,那些岩石受过的苦只有向今人诉说。而岩层下的地热资源,让赤峰坐拥三大著名温泉——宁城温泉、克什克腾温泉和敖汉温泉。蒸腾如雾,淡淡似烟,温泉是缓解疲劳的养生“神汤”。

  婀娜多姿又气势雄浑的乌兰布统草原在任何时节都是摄影师的天堂

  你不一定来过赤峰,但你一定见过赤峰。因为《还珠格格》《康熙王朝》《绣春刀》都曾在赤峰乌兰布统草原取景。乌兰布统草原和大气硬汉对应不起来,反而更似身着绿衣的婀娜少女。这里的草原并非一马平川,而恰到好处的丘陵起伏。既能感受南方的秀雅,来一场浪漫的“你是风儿我是沙,缠缠绵绵走天涯”,又能遐想当年康熙帝“看铁蹄铮铮”御驾亲征准噶尔的。

  

  乌兰布统草原与浑善达克沙地交界过渡区

  

  赤峰沙地、草原、湖泊共存的景观

  草原与沙地听起来水火不容,却在赤峰同时出现。科尔沁沙地,又称“八百里瀚海”,历史上草原与森林由于过度而退化成沙地,在这里可领略到沙地与草原绿洲交织的风采。更为神奇的是浑善达克沙地上的万顷沙地云杉,这是世界上仅存的沙地云杉林,不但是沙地森林的奇观,还兢兢业业地担负着为赤峰防风固沙的职责。

  

  透风沟是乌兰布统草原的经典摄点,盘龙河从沟底蜿蜒流过

  赤峰,从远古以来就是大自然的练兵场。从草原到沙漠,从平原到高山,从丘陵到湖泊,从冰碛到温泉,大自然的惊奇,在赤峰照单全收。

  在这片土地上,照单全收的还有由“祖母河”——西拉木伦河孕育出的诸多文明。红山文化是与中原仰韶文化同时期分布在西辽河流域的发达文明,全面反映了中国北方地区新石器时代文化特征和内涵。精深的红山文化,被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先生称为“中华五千年文明的曙光”,是中国文化总根系中一个最重要的直根系。

  

  红山文化先民生活场景复原(蜡像)

  红山在哪里?赤峰城区东北角。它是一座死火山,披着艳红的岩石,不危不峻,夏季林木繁茂,一红一绿交相映衬,既火热,又清新。半个多世纪前,老舍先生游览赤峰时,对红山公园的湖光山色颇为赞美,不禁题诗:塞上红山映碧池,茅亭望断柳丝丝,临风莫问秋消息,雁不思归花落迟。

  

  红山公园,位于赤峰城区东北两公里处

  神秘的红山成了赤峰这座城市的名字由来,更是诸多历史、考古和人类学家的聚焦点。2012年夏天,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考古队员在赤峰市敖汉旗进行调查时,发现了几块独特的泥质红陶碎片。专家们猜测,陶片背后很可能蕴藏着重大的秘密,便在周边100平方米的土地上筛选、采集,不放过任何一个微小碎片。

  

  

  上图:敖汉旗辽降圣州塔;下图:敖汉旗兴隆洼遗址,“中华祖神”出土圣地

  他们最终找到65块陶片,精心拼对复原出一尊通高55厘米、形象逼真、表情丰富的陶人,成了目前为止能够完整复原的红山文化晚期最大的整身陶质人像。这尊陶人正是活生生的5000年以前我们先祖的形象,为中华五千年文明提供了又一个,陶人也被誉为“中华祖神”。

  

  兴隆洼原始聚落复刻模型

  同样在敖汉旗,比“中华祖神”还早3000年的兴隆洼先民,建造了“华夏第一村”。他们与自然进行着的斗争,开垦荒地,种植狩猎,生生不息,播撒下人类文明的第一粒火种。先民们征服自然,但又保持与自然的亲密关系,这一思维方式在大量岩画石刻中展现出来,鹿、马、太阳、人面像……一个个图案生动活泼、造型夸张,反映出人们对自然的。

  

  红山文化“C形”玉龙,它无足、爪、鳞、角,代表了龙的原始形象

  

  玉龙沙湖景区中仿古的石雕,红山文化“中华第一龙”曾在此出土

  中华民族是龙的传人,这也被红山文化遗址出土的玉器所佐证。1971年,赤峰市翁牛特旗三星他拉村出土了高约26厘米的墨绿色“C形”玉龙,被誉为“中华第一龙”,如今珍藏在国家博物馆的展厅内。

  

  

  上图:克什克腾旗金界壕(金长城)遗址;下图:巴林左旗辽太祖陵石子

  赤峰吸引中外历史学家格外关注的又一焦点,就是让宋朝心惊胆战的契丹部落,耶律氏就定都在赤峰北部。发现700多处契丹辽文化遗存的赤峰市巴林左旗,了辽王朝辉煌的历史。在巴林左旗这个以蒙、汉两族为主的城市,契丹大街是最繁华的街道,边小区和商店随处可见“契丹”字样。很多当地人相信,契丹人是他们的祖先之一。

  

  

  上图:阿鲁科尔沁旗祭敖包习俗;下图:阿日奔苏木婚礼

  厚重的历史和辉煌的文明或多或少影响着赤峰人的基因和头脑。在,有些人会说赤峰人是“”,意思是赤峰人聪明。事实上,聪慧和精明离不开教育。赤峰人很重视教育,高考成绩和录取率经常在自治区领先。

  

  

  翁牛特旗梵寺及寺内壁画,此为汉式建筑的藏传佛教

  如今的赤峰,生活有汉、蒙、回、雨田村满、朝鲜等民族,他们所的藏传佛教、汉传佛教、在漫长的岁月中,形成了多彩的民族文化长廊。正如赤峰人马伯庸所说,“在赤峰可以见到的牌楼、蒙古王爷的府邸、、满人家院的顶杆”,这里是诸文化混杂之地。

  

  

  上图:达里诺尔湖冬捕场景;下图:赤峰松山区夜市文化节上表演的皮影戏

  赤峰曾用万余年时间,向诉说着早期农耕文明、草原帝国文明,历史的喧嚣终究远去,当地人又归于平淡却不乏奋斗的生活中。耀眼的红山、恶魔猎手刷蛋刀必出守望相助共抗-克丽缇娜【燃灯基金】捐赠,耀眼的城市,这就是草原人热恋的故乡。

  

  参考丨中国国家地理、半月谈

原文标题:雨田村被誉为“犹太”的赤峰,为何一身东北味儿? 网址:http://www.lytongyun.cn/redianlvyou/2021/0222/29766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通运新闻网 www.lytongyun.cn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